还不是会员?

靓文天空

别说对不起
药蕾2008-07-07 09:32:28

   药蕾

春天的大门竟被白雪叩开了!

昕馨漫步在离家不远的小树林里,昨夜的雨下着下着就变成了雪,大地披上了一层美丽的白纱,已冒出绿芽的树枝上还垂下一条条半透明的圆锥形的树挂,好看极了,这时的小树林简直就是一个晶莹的冰雪童话世界!在这样的世界里走着,昕馨觉得自己像个公主!

她一边走一边想——如果那个时候子鹤能跟自己说一声“对不起”,那他们的友谊不就明晰而完美了吗?

 

那还是上个月,昕馨穿了一条顶贵的雪白雪白的公主裙,,兴高采烈地到子鹤家玩。子鹤把她迎进门,急忙拉着她看自己刚刚画好的水彩画。昕馨一边看一边夸赞着,旁边的子鹤激动得手舞足蹈,指着画说:“这幅画……”只听“当”的一声,盛着五颜六色的调色板反扣到了那条雪白的裙子上,两个人都目瞪口呆了……

过了一会儿,子鹤才大叫一声:“快,赶快擦呀!“两人手忙脚乱地擦了半天,但还是留下了深深浅浅的痕迹,昕馨叹了口气,说:”我听妈妈说,颜料很难洗掉的。“那怎么办?用洗洁净、洗衣粉?要不用点汽油?”“算了,别想了,用了汽油,不怕遇火着了吗?“昕馨笑了起来。

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。

没想到没过几个月,子鹤竟然要离开这个小城到大都市去读书了。送别的那天,昕馨只觉得有好多话要讲,却又说不出来,只能望着银白色的小汽车远去,远去……最后消失了。

子鹤走了,昕馨突然觉得自己与子鹤之间还有个遗憾,自己的那条裙子还是脏的,而子鹤竟没有对自己说了声对不起,昕馨觉得好像自己最心爱的东西有了污点似的难过……

 

“唉,别想了。“她一甩马尾辫,一口气跑回了家,妈妈见她回来了,高兴地说:”星期天子鹤要回来了,你去车站接她吧,她坐的是101号车。她一愣,妈妈问:怎么,不高兴?” “不不不,高兴,很高兴。她勉强地笑了笑,进了自己的房间,妈妈望着她的背影摇了摇头。

子鹤要回来了!她趴在窗台上久久地看着那瓶纸折的小星星,心中不知是高兴还是害怕,总觉得不对劲。

星期天很快就到了,昕馨起了个大早,忐忑不安地去车站去接子鹤。

今天,昕馨穿了一双崭新的白皮鞋,是她最喜欢的纯白色,当她又不由自主地低头欣赏它的时候,猛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,是子鹤!

她猛然起身,子鹤已经奔了上来,两个女孩快乐地拥抱,然后手牵手连蹦带跳往回走,不一会儿,就到了那片小树林边。

“我们进去玩吧?”昕馨兴高采烈地说,见到子鹤,她一个月来那种奇怪的感觉就不见了,“好啊!”子鹤一蹦老高,比她还兴奋。

她们欢快地追逐着、嬉闹着,子锥以老鹰扑小鸡式动作向昕馨扑了过来,昕馨吓得直往后退,“扑通”一下坐倒在地,子鹤也扑倒在松软的草丛里,两人乱作一团……当她们坐起来时,发现昕馨的鞋上有了两个黑黑的脚印!

子鹤大叫一声,说“不会是我干的吧?“不是你是谁呀”昕馨笑嘻嘻地说。不料子鹤却一脸严肃了,支支唔唔地说:“那……那……真是对不起啊!“

对不起?听到这三个字,昕馨愣在了那里,呆住了……

对不起,这不正是自己一直希望子鹤对自己说的吗?可真真切切地听到了,又好像突然失去了什么东西似的,心里空落落的,觉得子鹤对自己变得陌生了。

“嘿,想什么呢?”子鹤拍了拍她的肩膀。她很认真地问:“我们是不是好朋友?”“当然是了”“那你刚才还说对不起……”

“咳,我就知道你不喜欢。”子鹤若无其事地说,昕馨惊讶地睁大了眼睛。子鹤接着说:“我把上次弄脏你的裙子的事跟我妈说了,她非要让我赔一条给你,我说不用的,她又说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大大咧咧地,一点礼貌不讲,又给我灌输了很多要学会说对不起之类的知识,听得我头都大了。真是,我就说不用嘛,她非不信……“

原来这才是我喜欢的那个大大咧咧、活泼开朗的子鹤啊!自己想了那么多,真的是不切实际、胡猜乱想、杞人忧天!想到这里,她全然不顾子鹤奇怪的眼神哈哈大笑起来,惊飞了一群正叽叽喳喳的小鸟……

 

评语:这篇《别说对不起》写得非常好,尽管它还不是很成熟,但是写作的大方向是对的,它写出一个人的细微而真实的心理过程。

缺点是:第一次弄脏了裙子,第二次弄脏了鞋子,在情节上重复了。如果第二次改为其它方面,比如弄疼了她,弄坏了她的什么东西,再引出道歉,就让文章富于变化了。

你挺有灵气的,好好努力。

读一下“窗纱”这篇文章,用心体会。

(指导老师:张玉清)

 

 

中少作文网 中少在线 中少论坛 虫虫阅读 儿童文学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人才
©2008 中国少年儿童报刊工作者协会小作家分会 版权所有
Power by CCPPG.COM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