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不是会员?

靓文天空

沉梦
杨梦涵2009-07-21 14:42:11

静静地流淌

在驰骋的漫漫长河

黑与白的掩映

错综无境

往昔的幽叹

渐渐隐没于彼岸

雾霭般

消失殆尽

冗杂的沉淀

踏过远山

深涉寒水

冷眼地旁观

周而复始的游戏

笑那乐此不疲

热忱的始作俑者

冰川覆盖

也无法阻止的步伐

宛若脱笼之鹄

弥留的温度

刹那远逝

浮动于遥遥的天际

怆然而泣

是血的涟漪

一波未平

一波又起

    点评:这首诗整个感觉不错,营造了一个幽静而有些变幻莫测梦的意境,其中的一些诗句也比较有弹性。如“往昔的幽叹 / 渐渐隐没于彼岸 / 雾霭般 / 消失殆尽”就给读者很美的感觉。而读“冷眼地旁观 / 周而复始的游戏 / 笑那乐此不疲 / 热忱的始作俑者”,也能感受到作者内心世界那一份冷静但富有热情的青春情怀。青春期是一个动荡的季节,所有的情绪都很难用语言描述,看来作者找到很好的诗句,用那些本来就具有朦胧感和模糊性的词语来解读青春,那是最好不过的了。

指导老师:谭旭东

行  者

    他是行者。

    是在旖旎而冰冷的永恒暗夜中行走之人。

    足下的道路绵延无际,消逝在视野的尽头。静谧充斥着他,催促着他行走。这里没有昼夜,只有无尽的墨黑,宛若太虚。他不知疲倦,缓缓地挪动身躯,迈出步伐,前往之地,却遥不可及。他甚至,不知晓,哪里才是他的归宿。他究竟应在何处栖息,何处小憩,何处停泊?

    若能寻出答案,他便不是行者。他的结束与起始,都湮没在一口深不可测的幽井中。泠泠的井水会侵蚀他,会将他拽入深渊。他于是退怯。他无法以自身的灵魂做赌注,这个代价过于沉重。

    他绕开了井,行进。

    他仿佛浮萍,居无定所,随波流浪。他只能成为行者,开展旅途。他毫无退路可言。每每他前行一步,他踏过的路便与黑暗融为一体,失去踪影。他,没有选择。

    他时常会想,终点是什么?但是,他很快放弃了。他认识到这不过是自寻烦恼。索性,将它掩埋在内心一隅。

他记不清他行走多久了。时间流逝,他无法捕捉。冥冥之中,有什么告诫着他,若离开幽井,须去行走。他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,只是问,那么,我该行走多久?我该止于何地?

    他的追询,只换来一道重重叹息,以及一句简短的反问,你是谁?

    他第一次迷惑。他感觉,心被蒙上一层毛玻璃,原本的清明,也消失殆尽。他的心,分出了许多枝杈。

    他,从未想过,他是谁。他苦苦地扪心自问,我是谁?我是谁?

    没有解答。

    他只得求索提问者,告诉我,我是谁?你又是谁?

    依旧没有解答。他失望,愁惘不堪。这时,他终于听见:这是你,作为行者的目的。

    作为行者的目的?难道,他的行走不单单是行走?那么,他是为了什么?知晓一点答案,他却更加茫然。

    早知如此,他就不该问。无知地行走,不失为良策。

    他祈求提问者,请让我忘记,你的话吧。

    提问者,再也没有回答。

    他不能摆脱提问者留下的阴影。他学会思索。可是,他仍是无法理解提问者之意。痛楚愈是袭向他,他愈是去思考。他陷入了奇异的循环,周而复始。

他厌倦了折磨,折磨却与他紧紧相伴。

    他抱着希翼,呼唤提问者。可惜,自始至终只有他一个人。

    提问者,没有再出现。

    他停止行走了。作为一个行者,这是千不该,万不该的罪孽。虽然如此,他却不能继续旅程。他在原地坐下,环住双膝,将头深深埋入其间。

    他需要默默地排除干扰他行走的一切。

    我是谁?他暗想。他或多或少明白,只要能够答出这个问题,一切便迎刃而解。

    我是谁?我是行者。行者是什么?是行走之人。为何而行走?他被难住。他从来都是为了行走而行走的,从未探寻过所谓的“为何”。他甚至认为,这是愚昧的做法。

    他大惊!他现在 ... 岂不是万分的 ... 愚昧?他痛苦地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 你没事吧?一个声音,突兀的在耳畔响起。他警觉地抬头,于是望进一双明眸。与他搭话的人全身上下都浸在柔和的奶白色朦胧光芒中,似是处在浓郁的雾霭般,唯有那夹杂淡淡笑意的瞳能看得透彻。

    你也是行者?他不禁问出口。

    我不是。

    那你是谁?

    我啊,是等你的人 ... 你刚才,看似很痛苦。你,怎么了?

    他黯然地移走视线,吞吞吐吐地低声道,我,做了极其荒唐的事。我居然在思考我是为什么而行走 !

    这怎么会是荒唐的事?你早就该这么做了。

    他没有听出这句话的的不对劲,无助地继续问,那,我是谁?

    你便是你。

    我是为何而行走?

    是为了与另一个你相遇。

    他有些欣喜,这个答案,也许正是解开困扰之锁的钥匙。

    另一个我,离我多远?我还需行走多久?

    呵呵,另一个你,与你没有距离。用你的手,贴上你的左胸,他就在那里,一直静静地凝视你。你的行走,是多余的。

    他,用轻颤的手抚上胸。有什么,在跳动。行走的终点,就在这里?他有些不可置信。既然如此,他走的路,怎么总是没有尽头?

    那是因为你逃开他,不肯接近他啊 ...

    他这才惊醒。他明明什么也没说,那个人就回答他了。仿佛,早就知晓一切。他起身,大呼:你 ...

    剩余的话被他生生噎在喉口。那个人,消失了。无声无息,就如同他鬼魅般地出现。

    他将拳握紧。

    一种说不出,道不清的感觉缠绕上他。

    有如被指引般,他向前飞奔。他知道,前方定是有什么。

    远远的,他发现路终于到了尽头。

    在尽头,是一抹亮光。那抹光,在漫漫的黑暗异常地显眼。

    他用尽全力冲刺。

    他融入了那抹光。过了许久,他睁开了合上的眸。

    爬上嘴角的笑容僵住,渐渐隐没。

    在他的面前,是一口幽井。

    幽井里泠泠的水,泛着波光,冰冷地散发着阵阵的寒意 ...

    点评:这是一篇散文,亦可以说是一首散文诗。其语言非常流畅,而且结构也非常好,但其总体格调比较模糊,而且显示出作者内心世界里的不稳定性和对前途的迷茫感。看得出来,作者是一个喜爱独处,也喜爱沉思默想的人。如果从内心倾诉来说,这样的文字当然是非常有价值的,因为它至少表达了作者内心的真实想法,但也折射出其情绪的低沉和压抑。如果要我提出一些写作建议的话,我觉得这种内心独白式的文字,往往是作者很少走出家门的产物。在初学写作时,这样练习很好,也能把文字练得很顺达;但如果走出家门,多写写一些周遭的生活,尤其是学会把熟悉的人和事记叙清楚并予以艺术化的表现,那写作的步伐就会加快多了。因此,期待作者写两篇反映大自然生命及其变化的散文诗来,那样也许有新的发现和更多的快乐。

指导老师:谭旭东

夜若永恒

    若无际的穹顶,抹去了湛蓝的脂粉,无时无刻都以如墨的容颜面世人,又何尝不可?高高浮挂的永是月与星;窃窃私语的永是月与星;俯瞰红尘的永是月与星。

    莽莽黑夜,清冷星辰,瑟瑟寒风。

    黑夜,你无需做什,只那轻轻一瞥的眼眸,便足以俘获虚伪,无一例外。试问,何人,能不沉沦于你的魅惑?你宛若隐没形体的妖精,夺人心魄。

    唯有你,放纵了青楼的缠绵,轻抚跌宕的悒悒之心,在迷乱中平添一份昳丽;唯有你,觉察在觥筹交错间,笑意连连间的明争暗夺;唯有你,给予旋舞霓裳,丝竹琴筝,摇曳烛光一个绽放之地;唯有你,容袅袅箫声飘扬至皎月,容仗剑者默默停驻于亭台楼榭仰望彼岸。

    唯有你,追随着倾城红颜的步伐,略窥她们的心事重重;唯有你,拂过回眸一笑百媚生的妃子落泪的面庞;唯有你,陪伴过那些高处不胜寒的或轶群或昏庸的权者,曾征战天下,久经沙场,也曾在举觞之间,眷恋伊人,迷醉其中。

    唯有你。

    青丝飞散,玉笛渺渺,屏风欲遮面。

    只惜,一切整饬不过徒劳。黑夜的庇护,静静舔舐苦涩的泪。强颜欢笑的背后,蜷缩着颤栗的白瓷身躯,纤细的手,毫无温暖。

    哭泣,挣扎;妖媚的呓语,宛若罂粟。

    黑夜折射的真实,是冷酷的规则。

    鬼魅却诱惑的血月之下,起舞的是一触即破的幻影。掠起的的裙摆,与曼珠沙华在风中飘转。

    夜若永恒,则其永恒。

    点评:这是一首真正意义上的散文诗,从语言到抒情的方式,都是诗的。都是作者借景抒怀的文字,而且这些文字蛮有女性的温婉华丽抒情风格的。可见作者很有才华,是一块很好的诗料,如果多多练笔,从他人的优秀作品多多感悟,定能写过更有冲击力的作品来。我很喜爱这样的诗句,很整齐,也使诗有了语言的美感,很好的音乐节奏:“高高浮挂的永是月与星;窃窃私语的永是月与星;俯瞰红尘的永是月与星。”但作者是否发现,这首诗里有文言文和白话文的混杂,这是比较忌讳的。写现代诗歌和散文,最好用很通俗的流畅的语言来写,尽量不要用一些文言词。

指导老师:谭旭东

中少作文网 中少在线 中少论坛 虫虫阅读 儿童文学 全国少工委 中国新闻网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人才
©2008 中国少年儿童报刊工作者协会小作家分会 版权所有
Power by CCPPG.COM.CN 京ICP备09032992号